欢迎访问知历史工作室!微信公众号:xzhils

赌桌上的门道:北洋军阀的别有用心,并非简单的赌徒心态

时间:2019-07-11 10:45:52编辑:拾文客栈

撰文/拾文客栈,北洋史扒粪者,求真、慎识、体温凉。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五十七):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在北洋史上,赌桌成为各路“草头王”的另一处战场,军阀们大张旗鼓地聚赌,堪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与投机和上瘾型相比,这类军阀的绝非简单的赌徒心态,而是别有用心。这类参加赌博的人,并不是为了获取更多的钱财,而是另有打算。他们想通过赌博,表现自己的“高风格”,在赌场上取得别人的认同,由此交流感情,调和人际关系,增进“友谊”。他们把赌博作为一种拉关系、进行交际活动的手段。甚至有人在赌博中故意“输”给对方,以博取对方的喜悦,从而获得提携、关照,成为一种变相的讨好,这在民国时期的北洋军阀中非常普遍。

null

北洋军阀时期,就有非常有名的以赌攻心事件。有次,梁士诒陪大军阀张作霖打麻将,面对这位在北洋中枢呼风唤雨的巨擘,掌管“钱袋子”的梁士诒,自然展现出精明世故,他先是故意坐在张作霖的上家,偷看“张大帅”的底细,也就是张作霖的牌路,张作霖需要什么牌,梁士诒就“喂”什么牌,使张作霖能够顺理成章地和上大牌。“有一把牌,张作霖和二万,清一色,”梁士诒和二五万搭子,平和。这时对家打出了一张二万,照例梁在上家,是该他和,他却不动声色,直到张作霖一把把这张牌抓走,连叫“满贯,满贯!” 他才悄声对张说:“老帅,你瞧瞧我这把牌。”

null

张作霖一看,自然心里明白,拍了拍梁的肩膀,作了个会心的微笑。此后,张作霖逢人便夸梁士诒有韬略,有涵养,是位难得的“理财专家”。在张作霖的游说和帮助下,梁士诒稳稳的做了好几任北洋中枢的“钱掌柜”在北洋宦海,打“工作麻将”的大有人在。这就是“攻心”式赌博,它的妙处就在于:“输家”输的心甘情愿,深知这种“投入”能换回日后的“有效产出”;赢家则赢得心安理得,丝毫没有受赂之嫌。如果说需要花心思的,自然是输牌者尚需要费番心思,而韩复榘执掌山东期间,一位仕途上的小官吏,就曾因赌升官,且“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