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知历史工作室!微信公众号:xzhils

蒋光鼐问儿子蒋建国:“阿国,我看你不坏,为什么他们说你是‘右派’呢?”

时间:2019-07-11 11:04:44编辑:周海滨

null

“文化大革命”中,蒋光鼐和几个子女都受到了冲击。

蒋建国在汇文中学读完高中后,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在快毕业时,蒋建国遇上了 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被错误地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

“这件事对父亲的打击是很大的,他知道他不能说什么,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行动上采取了措施。”蒋建国说,“父亲决定把孩子送到部队。”

在一次开会时,蒋光鼐对当时的国防部长彭德怀说:“我有个儿子18岁了,我想让他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大学校去锻炼一下,你看如何?”

彭德怀当即表示可以,并记下了“蒋庆渝”这个名字。“三天后海军司令部来人带庆渝去检查身体,很快就到了大连海军工程学院上课。在北京时,他参加过高考,农业大学是他的第一志愿,被录取了,校方根据他的高考成绩和在中学的表现,安排他当班长,开学了,班长迟迟没有报到,这时,庆渝已经在大连了。”

蒋建国说,万万没想到的是,1958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受到了错误的批判,我弟弟又成了他安排在“海工”的“黑苗子”、“定时炸弹”。

“父亲在‘文革’时候也受到冲击。我们被抄家了,我们家抄完了之后第二天章士钊家被抄了。章士钊就给主席写信,毛泽东就在章士钊的信上批了,总理就借着这个起草了一个13个人的保护名单,其中就有我父亲和蔡廷锴伯伯。”

蒋建国回忆说,“文革”期间,红卫兵抄家的结果,很多人都觉得惊奇,我们家只有两万多元存款,那是父亲考虑到母亲没有工作,劝她一点点积存下来,准备留给她养老用的。母亲一辈子带大9个孩子,还要照顾父亲,可是孩子们一个个都受到了冲击,无一幸免。10年内每个人都有一肚子苦水,孩子们的不幸遭遇都会给母亲增加痛苦,集中在她一人身上就要承受9个人痛苦的总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