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知历史工作室!微信公众号:xzhils

东来顺的火锅,稻香春的南货

时间:2018-09-10 10:30:14编辑:文二

东来顺的酱油不是打市面上买的,每年夏天我们都在后院晒酱,把上好的黄酱放在锡拉铺,就是大锡片子上,用桶接着被毒日头晒出来的油,再加上甘草、桂皮、冰糖……听着美吧?晒油的时候,哥们儿差点儿没给晒干喽!还有,腌韭菜花,得加酸梨!这样味道才会酸甜合口……

宣南(宣武门南)这几条胡同,虽然傍着琉璃厂和各省会馆,出门碰鼻子都是穷京官,举人老爷,还有买书卖书的各地客人。可是读书的小孩很少,大都还是早早入了商铺,当了学徒。

二子、小奎、福三儿,还有我,小时候在一块儿抓泥和尿的发小儿,这几年各学各的生意,平日里你回家我住店,见面少得可怜。学徒过年也不一定能回家,掌柜一声吩咐,该看店就得看店。有一年三十晚上看店,眼睁睁看着几条街外就是家和爹娘,能听到从那儿传来的二踢脚、麻雷子,弥漫南城的硝烟熏得泪水不停往外冒。

好容易三年生意学满了,又到年节下,初五前,谁也不再到店里去。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合子往家转。哥几个约好初三到福三儿家里吃合子,福三儿妈的猪肉韭菜合子做得倍儿棒!

福三儿家是旗人,满洲规矩,初五前不动烟火,不过在京里呆久了,也不论那些个啦。炒俩鸡子儿,花生米,肉皮冻,再加一碟子腌酸白菜,小哥几个先喝着,等酒够了,再吃合子。

两三年不见,格外亲热,说说小时候出的丑,街坊邻居谁老(死)了,谁出嫁了,谁干上木匠了,谁的房子卖给宫里的公公了。侃的最多的,还是各自学的买卖。

本文标签:东来顺 稻香春
本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