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知历史工作室!微信公众号:xzhils

改变二战进程的骗局:英用一具尸体骗过希特勒

时间:2019-07-12 14:05:41编辑:南方都市报(广州)

碎肉行动曾被改编为舞台剧。

在一本新书中,英国名记者本·麦卿代尔第一次揭示了二战中最大的骗局———英国情报机关如何用一具尸体骗过希特勒,让他相信了虚假的盟军入侵计划。

1943年4月30日,格林杜尔·迈克尔的尸体被伪装成皇家海军少校威廉·马丁,再被放到西班牙韦尔瓦附近的海上,在他的皮箱中有一封信,它是英国情报部门小心翼翼的杰作,目的是制造盟军意图进攻希腊而非西西里的假象。几小时后,这具尸体被一位年轻渔民发现,带回岸上。皮箱被交给西班牙政府。迈克尔被埋葬在韦尔瓦的墓地。西班牙人是否会把这份文件交给德国人?假如他们交了。德国人是否会上钩?

碎肉行动的主脑埃文·蒙塔古和查尔斯·查姆利为此而焦躁不安。蒙塔古无法不去想,成千上万名盟军士兵正在北非海岸聚集,他们的未来取决于他们的诡计是否能够成功,这关系到许多人的生死。“如果在准备碎肉行动时犯了什么错误,”蒙塔古说,“我可能破坏哈斯基(入侵西西里的代号)。”

假如蒙塔古能看到马德里德军情报总部的慌乱景象,也许有助减少他的焦虑。德国间谍得知了一份神秘文件的存在,现在他们全部都专注于一件事:钻进马丁少校的皮箱。那份文件似乎消失在西班牙军队官僚系统的迷宫里。德国军事情报机构阿勃维尔迫不及待想要找到它们;与此同时,英国人也决心一定要让德国人找到文件;唯一的障碍是西班牙人的官僚主义、低效率、傲慢自大和漫不经心。

卡尔-埃里希·库仑索尔是最成功的德国驻西班牙间谍。他也在分析琢磨文件在哪里,需要向谁行贿才能拿到它们。西班牙海军似乎将东西交给了最高参谋阿尔托·艾斯塔多·马约。之后文件就蒸发了。连盖世太保也无法发现它们的踪迹。但是一番打探之后,德国人开始对消失皮箱产生众多猜测。一位渗透进西班牙军队的英国间谍“安德罗斯”报告说:“这件事引起了巨大的兴趣……最后甚至连安全总局秘书长巴伦中校也开始关注这件事。”

这是事情的转折点。何塞·洛佩斯·巴伦·切瑞蒂是西班牙秘密警察头目,一名狂热的法西斯分子,绝对死硬派。他用狡猾、残忍的手段统治弗朗科的安全局。一旦惊动巴伦,找到文件并把它们交给德国人只是迟早的问题。连柏林高层也得知了失踪的英国文件箱,其中包括阿勃维尔头头威廉·卡纳里斯。库仑索尔请求他亲自干预,说服西班牙人交出这些文件。抵达西班牙9天后,伪造文件最终交到了德国人手上。

直到两年后,英国情报机构才得知是谁将碎肉文件交给了德国人。1945年4月,随着纳粹的撤退,一群英国海军情报突击队员———组织者正是后来创作007系列小说的伊恩·弗莱明———在科堡附近的塔姆巴赫堡截获了整个德国海军部档案。其中有几份和碎肉行动有关,其中一份揭露了将碎肉文件交给阿勃维尔的西班牙参谋部军官:拉蒙·帕尔多中校。

几年后,阿勃维尔驻马德里长官依然在掩护帕尔多的身份,形容他只是“参谋部的一名西班牙特工”。帕尔多后来继续高升,先被提升为将军,又成为西属沙哈拉总督,最后成为西班牙公共卫生部部长。帕尔多并非单独行动。德国文件显示他听命于一位上级。

英国特工安德罗斯说,来自巴伦中校的压力最终使西班牙人决定交出文件。很可能是巴伦的间谍成功将这些信件从信封中取出。英国人后来才发现西班牙人是如何完成这一困难任务的。信封被胶水和椭圆形蜡封起来。胶水被水泡掉之后,只剩下蜡封,通过挤压信封的顶端和底端,较大的底端将裂开一条缝隙。西班牙间谍将一个一头带钩的金属条塞进缝隙,钩住信的一边,转动金属条,将仍然潮湿的信纸卷成条状,再从信封底部的缝隙拖出来。

即使通常对外国间谍不屑一顾的英国人也不得不佩服西班牙人的创造力。这些信被小心地放在灯上烤干。然后由帕尔多送交给德国大使馆,亲手交给阿勃维尔的西班牙长官莱斯纳。帕尔多告诉德国人,他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他们可以任意处置信件。莱斯纳懂英语。库伦索尔能流利地阅读英语。德国人立刻意识到他们找到了爆炸性情报,获得这些文件过程中的重重障碍显然加深了他们的这一印象。

“在我看来,它们似乎相当重要。”莱斯纳后来回忆说。这些信件显示,盟军即将登陆希腊,而西西里则是一个假目标。

莱斯纳身材矮小,满头白发,长了一对明亮的鹰眼,他给人的印象更像是外交官而不是情报官员。到1943年,他几乎已经被精力充沛的库仑索尔所取代,但他绝非傻瓜。只是匆匆读过一遍碎肉信件,他就觉得古怪:“这些信中提到行动代号‘哈斯基’。它深深烙在我的记忆里,因为在同一封信中提到行动代号和目标登陆地点实在太危险。”因为信件必须在1小时内归还,德国人迅速行动。“我把它们带进德国大使馆的地下室,”莱斯纳后来回忆说,“让摄影师把它们拍摄下来。我甚至一直在边上监督,确保他不会阅读文件内容。”

原始文件交回帕尔多手上,在库仑索尔的陪同下,他把它们送还给参谋部。德国间谍看着西班牙技师把信重新放回信封,用的方法和取信时一样,只是颠倒了顺序。将一封潮湿信件从信封中取出来已经很困难,再把信放回去,并且不会弄出一点儿皱褶并且保持蜡封的完整就更加困难。负责操作的西班牙人一定非常精于此道。在肉眼看来,“没有任何痕迹”显示信件曾经离开过信封。信件重新被放进盐水里浸泡24小时,恢复其潮湿的原状。最后,信封被放回马丁少校的箱子里,和他钱包及其他私人物品一起交还给西班牙海军部。取出信件,将它们转交给德国人,将信件拷贝,再把原件放回,恢复其原来状态,这一切只花了不到两天时间。

5月11日,西班牙海军参谋长阿尔方索·阿里亚戈·亚当上将拿着一个黑色皮箱和一个黄色信封来到英国驻马德里大使馆,要求见海军武官阿兰·西尔加斯。这位西班牙军官解释说,他受命亲自交还从一位英国军官尸体上发现的文件和物品。“它们全部在这,”阿里亚戈上将说。从马丁少校的钥匙环上取下钥匙插在皮箱锁眼里,皮箱没有上锁。“根据他的态度,这位海军参谋长显然知道信件的内容。”西尔加斯写道。

在英国方面,没有人知道,当信件交还给英国方面时,德国人已经琢磨了它们至少48个小时。

5月9日,阿勃维尔将信件转交给德国最高指挥部。检验这些信件真实性的任务交给了陆军最高指挥部情报机构FH W.FH W的负责人是亚历克斯·冯·罗尼,一个身材矮小,戴着眼镜的贵族,也是希特勒最信任的情报顾问之一。冯·罗尼曾是一名银行家,做了间谍后依然不改银行家的特性:他小心谨慎、书生气、势力、笃信基督教、狡猾。他还很讨厌希特勒。最后因为参与刺杀元首的行动被处决。5月11日,德国人完成了对信件的评估报告,报告由冯·罗尼亲自签名,标题是:《发现英国信使》。

报告结论认为:“考虑到信件发现的环境,加上它的形式和内容,我们绝对相信其真实性。”

1943年1月,白厅海军部的一间小小的地下室里,两名男子正在冥思苦想:如何无中生有地创造一个人。

较年轻的男子高挑瘦削,戴着厚厚的眼镜,蓄着显眼的空军式小胡子。他思考的时候总是喜欢拨弄胡子。另一个没精打采,气质优雅,穿着海军制服,咬着一个烟斗,小房间里弥漫着雪茄的味道。这个地下洞穴没有窗户,没有自然光、不通风。这里原来是一间酒窖。现在是英国情报局17M部的大本营。这个部门是高度机密,房间之外不到20人知道它的存在。

海军部13号房间是秘密、谎言和流言交流的地方。每天,最致命和最有价值的情报———解密信息、骗局、敌军动向、加密间谍报告———不断被送进这个小房间。它们再被分析、评估、派发到世界各个角落。这两位官员还负责管理双重间谍、反间谍活动、诈骗和骗局:他们向敌人散布虚假情报和一些真实但无关紧要的信息;他们管理着自愿的间谍、被逼无奈的间谍,还有根本不存在的间谍。当战争进入白热化,他们决定创造一个史无前例的间谍:他不但是虚构的,而且已经死亡。

这个计划是查尔斯·查姆利的主意。这位25岁的皇家空军飞行中尉,被调到军情5处。查姆利是个公认的怪人,但也是这场战争中最有效的战士。他的任务是想人所不敢想。1942年10月31日,查姆利向20委员会(监督双重间谍使用的秘密组织)报告了一个代号“特洛伊木马”的计划:“从伦敦一家医院购买一具尸体(在和平时期价格约10英镑),然后给它穿上军衔适当的海军、陆军或空军制服。给它的肺里灌满水,再将文件放入贴身的衣服口袋。最后用飞机将尸体扔在一个适合的地点,借助海潮的力量把尸体冲上敌人的海滩。

活间谍或双重间谍可能被刑讯逼供,泄露真相。而一具死尸永远不会说话。抛弃尸体的最佳地点将是西班牙。那里的亲纳粹军官很可能把误导文件转交给德国人。

17M部负责人埃文·蒙塔古少校受命帮助查姆利完善这个点子。蒙塔古在战前是一名优秀律师,他的组织技巧和对细节的把握是查姆利的绝配。这两个古怪的搭档将创造历史上最了不起的骗局。

1943年1月,丘吉尔和罗斯福在北非胜利后达成协议,下一个目标将是西西里。这是个理所当然的目标。这座地中海的岛屿被丘吉尔称为“轴心国的软肋”。但是,如果盟军意识到西西里的重要性,那么意大利和德国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丘吉尔谈到目标选择时曾说,“除了傻瓜谁都知道是西西里。”这就给情报官员们制造了一个难题:如何让敌人相信盟军不会攻打西西里,虽然这会是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的选择。

“巴克利行动”应运而生。这是一个复杂繁琐的欺骗计划,目的是诱使轴心国相信,盟军要攻打的不是西西里而是东面的希腊和撒丁岛,然后再进入法国南部和西部。欺骗计划在各条战线上展开,蒙塔古和查姆利着手寻找尸体。

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战争造成死亡的人数更多,但奇怪的是要找到适合的尸体并不容易。需要一个可靠的,愿意提供帮助,并能接触大量新鲜尸体的人。

蒙塔古正好认识这样一个人:圣潘克拉斯医院的验尸官本特利·珀切斯。虽然整天和死亡打交道,珀切斯本人却非常乐观活跃。在他看来死亡不但令人好奇而且非常有趣。蒙塔古给他递了一张条子,说需要面谈一件机密事情。珀切斯答复说:“来这里的另一方法,当然就是让车撞死。”

珀切斯经常觉得奇怪,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似乎没有一个朋友,当他们被送进停尸房后没有任何人来认领尸体。1月26日,一名年轻的威尔斯人被发现倒在国王十字火车站附近一间废弃的仓库里,他被送进圣潘克拉斯医院,因为老鼠药中毒濒临死亡。

1909年1月4日,格林杜尔·迈克尔出生在阿波巴戈德,威尔斯南部一个煤田。他的母亲是萨拉·安·查德维克。他的父亲是一名煤矿搬运工,托马斯·迈克尔。两人并未结婚。1919年,迈克尔大约10岁时,他父亲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也许是因为梅毒后遗症加上30多年井下工作造成的肺病。1924年,他已经无法工作,头脑也糊涂起来。一家人靠工会接济度日。1924年圣诞节前夕,托马斯把一把餐刀刺进了自己的喉咙,他死于4个月后。此时,迈克尔15岁了,他目睹自己的父亲从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变成了一具病痛缠身的空壳。他目睹他将餐刀插进自己的脖子,看着他在疯人院里每况愈下。父亲死后迈克尔变成了乞丐。战争爆发时,他和母亲住在一起。但1年后,她也死了。萨拉是他唯一的情感寄托。1940年1月16日,格林杜尔把母亲埋葬在父亲身边,从阿波巴戈德消失了。战争中的国家无暇关注一个无家可归、穷困潦倒可能还有精神疾病的男人。

迈克尔可能吃了一种用白磷做的老鼠药。他也许是自杀,也许是误食了仓库里沾有老鼠药的食物。

磷中毒的死法缓慢且痛苦,消化系统的酸雨磷反应,产生有毒气体磷化氢。1943年1月28日,格林杜尔被宣布死亡,死时34岁。当迈克尔的尸体抵达圣潘克拉斯停尸房,本特利·珀切斯通知了埃文·蒙塔古,找到了一具适合的尸体,“将把它放进冷藏室里,等待他们取用。”

蒙塔古后来宣称,骗局所用的尸体死于肺炎;死者的亲人被告知军方需要尸体“为了实现崇高的目标”;死者亲属同意让军方使用尸体,“条件是永不公布尸体的身份。”但这一切都是谎言。蒙塔古说迈克尔是个无用的人。确实,他的生命短暂而不幸,但是,死后这个“无用的人”却发挥了巨大作用。

在行动正式展开前,它需要一个新的代号。丘吉尔对于选择重大行动的代号有明确政策:它们决不能轻佻,也不能暴露行动的性质。但这条规定在战时经常被忽略。因为间谍们发现拿绝密行动开玩笑,或者创造一个提示性的代号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特洛伊木马计划变成了“碎肉行动”。这一选择绝非偶然。蒙塔古的“幽默感到这个时候已经接近恐怖”,一个暗杀“死肉”的代号在他看来非常适合。绝不会有悲伤的母亲来抱怨这个代号不够庄重,因为迈克尔死后没有一个人哀悼他。

蒙塔古和查姆利接到命令,“行动继续,给‘碎肉’准备必要的衣物、文件和信件,等等。”他们必须给这具无名尸体一个新的名字、身份、个性和历史。尸体身上除了携带包括欺骗内容的官方信件,还需要手写的私人信件,通过它们可以透露死者的个性。“他给人的印象越真实,这个骗局就更加可信,”蒙塔古说,“德国人肯定会研究每一个细节。”

就像创造小说中的角色,蒙塔古和查姆利在海军部地下室里花了许多个小时讨论改进这个虚构的任务,他的喜好,他的习惯,他的才能和弱点。他们赋予他信仰、吸烟的习惯、出生地、故乡、军衔、部队、银行经理、一个私人律师、一对袖扣。他们赋予了他格林杜尔·迈克尔不幸的一生中所缺少的所有东西,包括一个幸福的家庭、金钱、朋友和爱。迈克尔变成了皇家海军的威廉·马丁少校,身份证号148228.死者和查姆利身材相仿,但新衣服没有穿过的痕迹。于是这位皇家空军军官换上了海军制服,连续穿了几个月。

他们虚构的马丁少校,聪明甚至堪称“天才”,勤劳但健忘。他喜欢跳舞和戏剧,花钱入不敷出,时常需要父亲的接济。马丁这个虚构角色的第一个证人是他的银行经理。蒙塔古找到劳埃德银行经理欧内斯特·维特利·琼斯,让他对一位虚构的顾客,写一封关于透支款项的愤怒信件。这一要求显然不属于英国银行正常工作范围。之后是一封来自马丁少校的父亲约翰·C·马丁写的信。用蒙塔古的话说,他是那种思想保守的老古板。此外还有一张购买衬衣的账单。

马丁人生的大轮廓已经初具雏形,查姆利开始收集一些战士军官可能随身携带的小物品:一本集邮册、一个银十字架、圣克里斯托夫勋章、一短节铅笔、钥匙和用过的巴士车票。

然而还缺少什么东西。他没有爱情生活。威廉·马丁必须坠入爱河。2月中旬,蒙塔古开始为他寻找合适的伴侣。我们要求“情报部里比较漂亮的姑娘”上交相片。蒙塔古还特别问军情5处的漂亮秘书简·莱斯利是否愿意提供她的一张照片。几周前,简和一名休假士兵托尼外出游泳。托尼给她照了几张相。其中一张照片里,简穿着一件连身游泳衣,腰上围着毛巾,带着甜甜的微笑。在上世纪40年代的英格兰,这张照片不仅吸引人,甚至堪称放荡。蒙塔古当然清楚这一点。莱斯利的照片加入了越来越多的马丁随身物品,也给他的生活中增加了一个新角色“潘”———他的未婚妻,漂亮、轻佻、有点傻。他们需要和潘的照片匹配的情书。它们由莱斯利所属的部门头头赫丝特·勒吉特提供。赫丝特未婚,被年轻的同事们叫做“老处女”。在潘的情书里,赫丝特倾诉了它她所有的感情和惆怅。“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知道有人这样说过,假如时间能够哪怕一分钟……你暗示要被派去别处———当然我不会对别人透露一个字。但可以告诉我是派往国外吗?因为我实在是受不了……亲爱的,为什么我们要在战争中相遇……”

查姆利和蒙塔古相信,他们创造了一个完全可信的威廉·马丁。“我们觉得对他了如指掌,就像了解一个老朋友,”马丁写道,“埃文真正在扮演这个角色,”简·莱斯利说。“他就是威廉·马丁,我是潘。这就是他的工作方式。”

与此同时,查姆利正在考虑如何将一具尸体从伦敦运往西班牙,抛到海上,既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还得让人以为是坠机事故的牺牲者。

潜艇将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在运输途中保持尸体的新鲜是一个难题。”潜水艇官兵非常能够吃苦耐劳,但即使他们也不会愿意在密闭空间里和腐臭的尸体待在一起。

4月初,计划几乎完全准备就绪:只需要上级的批准。1943年4月15日,总管战士欺骗行动的约翰尼·比万上校坐在温斯顿·丘吉尔的床边向身穿睡衣的首相解释碎肉行动。“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我被领进了他的卧室。他正在床上抽雪茄。”

丘吉尔对这个计划很感兴趣。比万觉得有必要说明,这次行动可能彻底失败。首相简短地回答,“如果那样,我们必须把尸体弄回来,再做尝试。”文:Ben M acintyre译:宇

007作者的创意

碎肉行动的创意最初可能来自詹姆斯·邦德的创造者伊恩·弗莱明。

1939年,就在英国宣战几周后,海军情报部向英国情报长官递交了一份绝密备忘录,建议可以用一具尸体向德国人散布虚假信息。

这份备忘录由海军情报部长约翰·戈德弗利上将签名,但上面布满了上将私人助理弗莱明少校的个人印记。戈德弗利将成为007小说中的“M”的原型。这份备忘录提出了“向德国人散播假消息的”51种方法。

戈德弗利自己也承认他缺少琢磨出稀奇古怪计划的“扭曲头脑”。比如其中一个点子提到用涂抹荧光漆的足球吸引潜水艇;用一艘假“珍宝船”运输突击队;用假《泰晤士报》散布假消息。

名单上第28号点子特别著名,为“(不太完美)的建议”。它说:下面的建议曾在巴斯利·汤普森的一本书中被采用:一具伪装成空军军官,身上携带文件的尸体被投放到海边,别人也许会猜测他死于降落伞事故。据我所知,从海军医院获得尸体并不困难。当然,它必须是新鲜的。

1937年,曾任汤加首相助手的作家巴斯利·汤普森出版了一本侦探小说(他的第10本)《制帽人的帽子之谜》,其中讲到一具尸体被冲上岸边,它携带着高超的伪造文件,创造了一个完全虚假的身份。

4年后,海军秘密情报部门17M的查尔斯·查姆利和埃文·蒙塔古策划实施了碎肉行动。几年后,戈德弗利上将在给蒙塔古的信中说,“17M刚成立时,我给你几十条建议中就包括将一具尸体投到海边。”

本文标签:
本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