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知历史工作室!微信公众号:xzhils

刘禹锡被贬朗州,写下一首诗感叹世态炎凉

时间:2019-09-24 14:23:50编辑:知历史

  诚如《唐诗鼓吹笺注》对此诗的评价:只野草春三字,已具无限苍凉,无限感慨。从某方面来说,汉寿城从当年的繁华到如今的荒芜,正是对刘禹锡自己仕途从得意到失意的转变,其身世的凄凉之感可想而知。紧接着在颔联中“田中牧竖烧刍狗,陌上行人看石麟”,刘禹锡对眼前的荒芜景象进行了细节描写。即如今这里别无他物可以观赏,只有古墓前的石兽群。Rpu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image.png

  颈联“华表半空经霹雳,碑文才见满埃尘”,依然是对汉寿城如今破败景象的描写。它的意思是说,华表经过雷电轰击已经半毁,由于积满灰尘,碑文依稀可辨。由此可见,这首诗的前六句刘禹锡均是对汉寿城破败和荒凉的描绘。而之所以这样描绘,一方面是为了寄托自己被贬朗州后的身世凄凉之感,另一方面则是为最后两句富有哲理性的议论做铺垫。Rpu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尾联“不知何日东瀛变,此地还成要路津”,意思是说,不知什么时候这里又会发生沧海桑田的变化,到那时又会成为一个重要的交通要道。从这两句诗的意思来看,刘禹锡这里道出的一个深刻哲理,便是兴和废是互相依存,互相转化的,它如同子所说的“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一样。也就是说有兴就有废,有废就有兴,兴可以变成为废,废亦可以变成为兴。Rpu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综观刘禹锡的这首诗,有他身为贬谪之人的身世凄凉之感,也有对大唐江山的深深忧虑,它体现了刘禹锡坚持高尚操守、心系国计民生的贬谪情怀。总的来说,是一首发人深思的佳作。Rpu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