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花木兰可以谈恋爱吗?

2018-01-09 09:48知历史->野史

一个女英雄,或者是作为“夫妻共同体”中的一员,或者是“永恒的童女”,从少女到少妇的成长被截断了,少妇英雄没有少女的前史,少女则停留在情窦未开时,风月是不被允许的。

我们有必要细思量《木兰辞》开头看似不经意、文采仿佛也不出挑的几句: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

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画外声音问:木兰你思念着、牵挂着谁或什么吗?

木兰回答说:没有。

木兰,你有心上人吗?没有。

这样的设计,完全摒除了木兰可以具有“少妇”身份的可能性。她,只作为国家的军人、父亲的女儿,出现在整首歌诗讲述的故事里,连她姐姐和弟弟都没有几个镜头。在这个故事里,她的人际关系被压缩到了极简,军中只剩下“火伴”,朝中只有兼职“可汗”的“天子”,其他人都好像不存在。为了突出中心,这些元素都被创作者视为枝蔓,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裁剪。“忠”和“孝”压倒了夫妇、姐弟、朋友、同僚等等所有的“义”。“忠”和“孝”是《木兰辞》文本形式最终稳定时,社会上最主流的价值观。

仔细分析,“忠”与“孝”间,也是有主次之分的。“可汗大点兵”之下,木兰只能“从此替爷征”,“忠”是压倒一切的精神诉求。木兰是倔强刚烈的,面对“卷卷有爷名”的十二卷军书,她并没有选择如《石壕吏》中那位老妇一样的、“更妇女”一些的服役方式,即给将士“备晨炊”。如果她是府兵,那么她要从军队的基层奋斗起。这让她和所有载入史册的女同行都不一样。她不是一个扮演所有社会角色都能完满的女英雄,但她很有希望是一个出色的平民女英雄。她并不像真正的两晋南北朝女将军———不是世家豪族,就是洞主酋帅。对父亲的孝和对国家的忠,是她所赖以飞翔的双翼。她以此为支撑,多年征战,努力奋斗,赢得所能赢得的一切,最后,她放弃了荣耀,选择归隐乡野。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这也有些像李商隐诗里的情怀了:

永忆江湖归白发,愿回天地入扁舟。

一个北朝民歌的女主角,在中晚唐的大变局之后,和士人的诗歌发生共鸣,内中透露的微妙信息,值得思量。此外,在后世的民间文艺里,樊梨花、梁红玉,杨门女将等,固然保持了人妻属性,却淡化了她们作为女儿的一面。沈云英们的故事里,强调了作为女儿的身份,但她们被要求停留在“女儿”的身份,像故事里的木兰一样无所思无所忆,远离男女情爱。叙事诗和民间文艺各有偏重,但创作者们的设计思路高度同质化,一个女英雄,或者是作为“夫妻共同体”中的一员,或者是“永恒的童女”,从少女到少妇的成长被截断了,少妇英雄没有少女的前史,少女则停留在情窦未开时,风月是不被允许的。

一直到当代,迪士尼重述这则“中国传奇”时,木兰的故事里第一次出现一位令木兰有所思忆的“李将军”,顿时令中国观看者产生适应不良,甚至在好莱坞,持女性主义观点的影评人和研究者,也对于“男性怎样介入女英雄的叙事”有不同的观点,由此引发观点对立的讨论。以至于当这部动画即将被改编成真人电影时,创作者必须对可能出现的“男主角”慎之又慎。“木兰可以恋爱么?”对这一新设计的接受和改编,将是后话。

作者:南京大学文学院在读博士 萧牧之

责编:陈亚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