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潜伏者”赵炜:一道假命令改变东北战局

2018-01-09 09:55知历史->人物

李克农批准我的代号902

抗战胜利后,我从国民党第五战区日侨战俘管理处转到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当少校参谋。我从上海取道天津赶赴东北。在天津我见到了在国民党第十一战区长官部当作战参谋的朱建国。长谈之后,我决定为中共做情报工作。朱建国让我到北平见中共的情报员。

1946年3月份,在北平石驸马大街89号,一个姓王的朋友家里,一个中等身材戴灰礼帽、穿灰布棉袍、穿圆口鞋、右手拿着一张报纸的男子来找我。他就是李克农手下的大将“石坚”,我俩在四合院的南房客厅里会面。他的面貌没什么特殊,平常人的样子,穿戴像个商人,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中共的地下党员。

“石坚”问我,你打算怎么办?我说,我要参加共产党的工作,请求上延安。“石坚”说,你现在到延安不可能,延安那边也在打仗,即使你到延安参加军队,顶多当一个营长,你最多带一个营。这次谈话时间不长,大概也就半个钟头。我被“石坚”说服了,“石坚”说我应该向朱建国学习,留在国民党军队内部搞情报工作。“石坚”最后和我约在西单附近的西黔阳饭馆见面,然后他就走了。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地到西黔阳饭馆找个包间,等待“石坚”的到来。我们利用吃饭作为掩护,进行了第二次谈话。这次谈得比较具体,主要是“石坚”给我交代工作:你到东北应该怎么样工作,党组织怎样派人与你联系,你怎样把需要的东西交给情报员,等等。“石坚”向我强调:做情报工作最重要的是“注意严守秘密”,一定要和自己的上线保持“单线联系”,对任何人都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自己的家人。

第二次谈话,我们也只在一起三四十分钟,就匆匆分开了。分手之前,“石坚”与我约好,明天上午在宣武门澡堂子见面。澡堂子叫什么名字,我记不得了。第二天上午,我又早早地去了,与“石坚”见面后,要了个单间。脱衣服洗澡的时候,“石坚”指着身上的伤痕对我说,“这些伤疤是我在上海做地下工作的时候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后,他们打的,拿烙铁烙的,革命者要有气节,绝不能出卖同志。”我特别感动,当时觉得“石坚”真是共产党人的楷模,我要向他学习,好好听他的话,以后一旦被捕,也要像“石坚”一样坚贞不屈,不能出卖自己同志。

与“石坚”见面三次后,我成为了中共地下情报员,虽然当时我还没有入党。“石坚”上报李克农,李克农批准我为代号“902”的情报员。

在东北保安司令部的日常工作

1947年3月初,“石坚”派地下党员袁泽到沈阳与我取得了联系。此时,我已成为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机密室的主管少校参谋。当时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占据了沈阳繁华的商业街太原街西头的一座五层楼的建筑。我在二楼办公,宿舍在三楼。为了防止国民党沈阳公安局晚上查户口,我把袁泽带到了东北保安司令部的宿舍里过夜。国民党警察是进不了东北保安司令部宿舍进行搜查的。

我除了主管机密室,还负责标示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部参谋长办公室里的东北作战态势图。我每天要在地图上标明中共和国民党军的占领区域——用大头针和蓝色、红色的闪光纸做成小旗子(蓝色的小旗子代表国民党军团以上的部队,红色的代表中共军队团以上的部队),把这些小旗子插到东北地图上,整个的东北军事态势便一目了然。

我还负责编订国民党军团以上兵力的驻地表,每个月要编一本,上面有国民党军团以上主官的姓名、代号、番号、驻地等。我打电话要某个部队的时候,不说部队的番号,只说代号,代号是使用数字表示的,有些时候会更换。这是国民党军保密的需要。该兵力驻地表由我每月印发给长官部各处室及国民党空军、兵站总监部及其所属师以上部队,属于绝密。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国民党军的军级部队的番号——新1军、新6军、13军、52军、53军,60军、71军、93军。

第一次送出情报立下大功

我见到袁泽的头一天就提供了一条重要的情报——我将国民党军第四次进攻辽东的详细作战计划向袁泽和盘托出。新1军22师:“杜聿明拟纠集60军、93军、52军和即将从热河调至新宾的13军共12个师12万余人,在梅河口、三源浦、七道沟(即今浑江市)、通化、集安、长白山一带,与我决战,占领我辽东军区临江、靖宇、抚松、长白根据地,以实现其‘北守南攻、先南后北’的战略;其主力进攻部队是13军的89师与54师;集结地在新宾的三源浦;进攻日期,定在4月初。”我将计划详细交代给袁泽后,又冒着危险用小纸片画了一张示意图,交给袁泽带走。

这是我第一次送出情报,第一次没有经验,“石坚”在北平的时候也没有和我谈到“密写”技术,所以我觉得第一次送情报只能算是成功了一半,因为让袁泽带着这样明显的情报走,一旦被国民党特务发觉,我和袁泽都跑不了。

本来我还想把最新编订的国民党军的兵力配备表交袁泽带走的,可是厚厚的一大册太显眼了,袁泽一次拿不走。我俩一商量,决定请求地下党组织尽快在沈阳设立便于我对外发送情报的秘密电台。

责编:陈亚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